delimiter image

约翰·施特劳斯

国际事业的开始 (1825-1899)

约翰·施特劳斯于1825年10月25日在维也纳出生。因为他的爸爸也叫约翰,所以他的家人们叫他“沙尼 (Schani)”(奥地利人对“约翰”这个名字的昵称)。

老施特劳斯和他的朋友约瑟夫·兰纳 (Josef Lanner) 将华尔兹发展到如今这个曲式,但却竭力反对自己儿子的一切野心及儿子想要成为一名音乐家的梦想。对于小施特劳斯来说,可选择的执业范围就只有公务员。然而他的母亲安娜 (Anna) 发现了儿子的天赋,并一直支持他。小约翰·施特劳斯的一生都很感激他的母亲。

1844年10月15日这一天将被载入音乐史。在这天,小约翰施特劳斯未经父亲的同意便带着自己的交响乐团和自己创作的作品第一次登上了位于席津 (Hietzing) 多美尔赌场 (Dommayer Casino) 的舞台。

观众们在拥挤的会场里对小施特劳斯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喝彩。观众们一次又一次地要求返场。他的每一首曲子都重复演奏了19次。小施特劳斯的首次登台便获得了如此凯旋的胜利,新闻报纸这样写道:“晚安,兰纳!晚上好,老施特劳斯!早上好,小施特劳斯!” (此处指小施特劳斯比兰纳和大施特劳斯更有才华且更年轻。)

Strauss
Strauss

达到事业巅峰的道路

一场争夺维也纳乐坛霸主的拉锯战在父亲和儿子之间悄然拉开帷幕,尽管儿子小施特劳斯取得了众多令人瞩目的成就,但父亲老施特劳斯仍然占据上风。在1846年,老施特劳斯被授予“宫廷舞会音乐总监”一职。

1848年老施特劳斯为一名在库斯托扎战胜意大利并凯旋归来的82岁陆军元帅谱写了《拉德斯基进行曲》,这首进行曲中的进行曲证明了老施特劳斯保守的观点和对君主制度的忠诚。

小施特劳斯却毫不掩饰他对1848年革命思想的热情,并且因此受到了宫廷政权长期的不信任。

1849年,在小施特劳斯的父亲去世后,他接管了父亲的交响乐团。他终于摆脱了与父亲竞争的压力,开始全面推动自己的职业生涯。他世袭父亲“宫廷舞会音乐总监”的头衔在一开始时是被驳回的。

但他音乐中的魔力最终征服了宫廷政权,并在1851年被允许经常出入霍夫堡宫。

1854年4月27日,小约翰·施特劳斯甚至在霍夫堡大舞厅里为弗朗茨·约瑟夫皇帝和年轻的巴伐利亚公主伊丽莎白(后来的“茜茜公主”)的婚礼策划了一场隆重的舞会。

而“宫廷舞会音乐总监”这个头衔的授予,足足让他等到1863年。

在1848年的革命年代里,他的父亲大施特劳斯谱写了《拉德斯基进行曲》。

这首最出名的进行曲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一直延续至今的压轴曲。

整个世界为华尔兹而沉醉:

新颖的曲风和迷人的华尔兹曲调征服了整个世界。小约翰施特劳斯和他的兄弟们通过无数次的旅行和演出,使得华尔兹在世界范围内流行起来。

一场“华尔兹热”从欧洲向整个世界发散出去。在1856年夏天,小施特劳斯第一次被邀请去俄罗斯,为在巴甫洛夫斯克著名的沃克斯霍尔馆举办的音乐会和舞会进行指挥。

他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并且并被众人喜爱,直到1865年这10年间的每个夏天,他都在巴甫洛夫斯克作为星光熠熠的指挥家而度过。这些演出的收入,是他后来优渥资产的基石。

在1872年的世界和平节之际,他受波士顿的邀请去往美国,他的出场也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在100个副指挥的支持下,他指挥了一个由两万音乐家组成的交响乐团,为十万观众演出。

小约翰施特劳斯和他的太太们

一名聪明、优雅的音乐大师当然会集万千女人的宠爱于一身,但小约翰施特劳斯却在37岁的时候才第一次决定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他的第一任太太,是一位声乐歌唱家名叫亨丽埃特·克鲁波契伊 (Henriette Chalupetzky),她被人们称作“捷特尼 (Jetty)”。她是一位自信、充满感情且有修养的女士,并且有一段不寻常的生活经历。结婚的时候,她已经44岁了,比我们的“华尔兹之王”小施特劳斯还要大七岁。正是这样一位女士,让小施特劳斯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这段极其幸福的婚姻由于1878年捷特尼的去世画上了句点。

小施特劳斯无法忍受孤身一人,不久之后便与比他小25岁的莉莉 (Lili) 结了婚,但不久后,与一个不是很安分又不是很容易相处的艺术家一起生活对莉莉来说实在是太难以承受了。 4年后,她便与小施特劳斯分道扬镳了——尽管在天主教国家奥地利,离婚是不被允许的。

26岁的寡妇阿黛尔 (Adele) 让小施特劳斯第二次感受到了一生中难得能有的幸运——他又遇到了对的那个她。为了能最终与她结婚,小施特劳斯和阿黛尔一起生活了5年,并决定改信基督教,并且成为接受新教的萨克森-科堡-哥达公国的公民。所以,这个最出名的奥地利人后来变成了德国人。

小施特劳斯的多瑙河圆舞曲

在与捷特尼结婚期间,小施特劳斯创作了奥地利非正式的国歌 《在美丽的蓝色多瑙河上》。最初,小施特劳斯是把这段旋律谱成曲献给维也纳男声合唱团的。这部作品于1867年2月15日在戴安娜浴场的大厅中进行了首演。尽管拥挤的房间里非常的炎热且曲目演奏的时间很长,观众们仍然一次又一次地要求返场。

“多瑙河华尔兹”,就像它被命名的那样,一开始的构想是一首声乐曲子。

首演后不久,小施特劳斯便谱出了交响乐版本的《多瑙河圆舞曲》,这首圆舞曲在登台的同一年,便在众多舞会和音乐会中拔得头筹,时至今日仍然是众多圆舞曲中的典范。

小施特劳斯和轻歌剧

对于轻歌剧的创作,小施特劳斯犹豫了多年,因为他不确定这种曲目是否有发展的空间。捷特尼一直鼓励他创作轻歌剧,并且最终实现了她的目标:1871年小施特劳斯的第一部轻歌剧《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在维也纳进行了首演。座无虚席的剧院里,观众们沉醉于这部轻歌剧,小施特劳斯发展了一个新的音乐领域,并且爱上了这个领域。他将为后世留下一些不朽的轻歌剧。

《蝙蝠》不管在什么时代,应该都是最经常被表演的一部作品。这部作品于1874年在维也纳河畔剧院首演,是为了纪念小施特劳斯距首次登台已30周年。《忘却世事沧桑,你便是一个幸福的人》这首歌的歌名家喻户晓。此外,时至今日仍很受欢迎的轻歌剧除了《蝙蝠》外,还有《威尼斯之夜》(1883年)、《吉普赛男爵》等。《吉普赛男爵》于1885年小施特劳斯60岁生日前夜进行了首演。

小施特劳斯的遗言:“是时候要告别了”

小施特劳斯还想要实现一个一生的夙愿:他想要向自己和世人证明,他也是可以写出“正经的”音乐来的。1892新年之际,他的歌剧《骑士帕斯曼》在维也纳歌剧院进行了首演。他的芭蕾舞剧《灰姑娘》于1898年深秋完成了初稿,但他并没有捱得到看到首演。

1899年5月末,小施特劳斯患了感冒,且肠胃不适。接踵而来的肺炎使他在6月初陷入了无意识的状态。显然,他也意识到自己的生命要走到尽头了,因为他的太太听到他在清醒些的时候,轻哼着“亲爱的小兄弟啊,是时候要告别了”这段旋律。这首和别离与死亡有关的著名歌曲是由他的老音乐教师约瑟夫·德雷克斯勒 (Joseph Drechsler) 写的。

6月3日星期六下午16点过后,他在阿黛尔的怀里停止了呼吸。

他的遗体由刺猬路通过维也纳河畔剧院,在朵禾迪尔小巷中的基督教会里接受了祈祷。之后通过维也纳宫廷歌剧院和金色大厅被送往中央公墓了。

他的名誉墓碑紧邻着像贝多芬、舒伯特和勃拉姆斯这些音乐天才。

delimiter image

沃尔夫冈·阿马多伊斯·莫扎特

小童星和音乐天才 (1756-1791)

莫扎特的父母安娜·玛丽亚 (Anna Maria) 和利奥波德(Leopold) 一共有7个孩子,但只有1751年出生的姐姐玛丽亚·安娜 (Maria Anna) 和他幸运地存活了下来,他的妹妹也被人叫做“南妮儿 (Nannerl)”。莫扎特在1756年1月27日出生于萨尔茨堡,他当时的受洗礼的名字是约翰纳森·克俞苏斯特姆森·沃尔夫冈·戈特利布。(Johannes Chrysostomus Wolfgang Gottlieb) 别人都叫他沃尔夫冈。后来,他选择了戈特利布这个名字的拉丁语形式作为他的中间的名字。沃尔夫冈·阿马多伊斯·莫扎特这个名字就正式被载入音乐史。

他的父亲是萨尔茨堡宫廷乐队的成员,所以小莫扎特从出生的第一天起就被音乐包围。莫扎特的父亲小心翼翼却又目的明确地跟儿子做着有趣的“音乐实验”。莫扎特3岁的时候开始弹钢琴,4岁的时候他创作出了第一首乐曲,7岁的时候他的小提琴已经拉得非常棒了,之后不久他也学会了如何演奏管风琴,然而因为身高不够,那时他还只能站着演奏。12岁的时候,他受玛丽亚·特蕾西亚女皇和约瑟夫二世所托,创作了他的第一部歌剧《善意的谎言》。

Mozart Statue Wien
Mozart

莫扎特在巡回演出旅途上的童年

1762年的秋天莫扎特来到了维也纳,开启了他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的“巡回演出”,演出的高潮当属他在美泉宫的登台。据说,当时只有6岁的莫扎特在宫殿里爬到了玛丽亚·特蕾西亚女皇的身上,因为女皇想要亲亲这个小天才。之后,小莫扎特开始了为期四年的旅途,他的足迹遍布德国、法国、比利时、荷兰和英国。在1770年和1773年间他三次前往意大利。

这次巡回演出的主要目的是让欧洲的贵族和上层贵族认识莫扎特,并且让大家知道,他是一位一流的小音乐家。当然也要让他领略科学和文化的伟大性,这对于他以后的人生道路起着重要的影响。

与高层人物的会晤,比如在英国王室夫妇面前演出、由牧师授予的“金刺”骑士团的贵族头衔和被意大利博洛尼亚“爱乐乐团”收纳为成员等事件是此次旅途中的亮点。

莫扎特在维也纳的自由、爱情和成功

13岁的时候,小莫扎特被萨尔茨堡施拉滕巴赫大主教列入宫廷乐队。这个环游过世界的小家伙觉得这个城市太小了,梦想着能去往更大的地方任职。然而,多年来他在这个方向上的努力没有成功。自1772年赫尔若尼木斯·克罗尔多 (Hieronymus Colloredo) 成为了新的萨尔茨堡大主教并统治这里开始,大主教和莫扎特父子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剑拔弩张,冲突在莫扎特逗留于维也纳期间升级了。在大主教的一名随从踢了莫扎特一脚之后,莫扎特便辞去了萨尔茨堡宫廷乐师的职位(1781年)。

“歌剧本身是我所感兴趣的。”

莫扎特在很短的时间里,便成为了维也纳最受欢迎和收入最高的音乐家。

他有一位特殊的支持者——约瑟夫二世皇帝,他和约瑟夫二世在共济会中建立了深厚的友情。莫扎特提议写一部描写贵族特权和专横跋扈的歌剧,此举也证明他能很好地了解到皇帝的政治意图。因为约瑟夫二世正想要减少贵族的权利和势力,并且想将国家权力集中到自己的手里。1786年中,《费加罗的婚礼》被搬上了舞台。贵族观众们当然知道这部歌剧对他们发出的警告,但同时他们也拒绝接受这部歌剧衍射出的深意。不久后,这部歌剧在布拉格演出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那里,莫扎特甚至还接到了下一部歌剧《唐·乔万尼》的创作邀约。1787年,《唐·乔万尼》在布拉格首演,并引起了巨大反响。在维也纳却有人对这一行为表示不满,他们认为这样的歌剧对于维也纳城堡剧院来说过为低俗。尽管歌剧中的音乐如此美妙,也没有改变人们的观点。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指责莫扎特是个投机主义者。他的下一部歌剧《女人皆如此》通过艺术性的“不道德行为”激起了一场丑闻。1788年开始的土耳其战争严重限制了维也纳的社交生活,此外他妻子康斯坦策长期严重的疾病使得他陷入了暂时的经济拮据。

他并不畏怯观众们对他歌剧两极化的评价,他是那个时代绝对的明星而且能赚到很多钱。他的生活作风奢华,并且丝毫没有考虑到理财和存钱,他一直慷慨解囊地在金钱方面帮助他的朋友们,这也常常让他陷入经济窘境。

沃尔冈·阿马多伊斯·莫扎特的成就和结局

莫扎特去世前一年的收益最多并且取得了最多的成就:他又赚了许多钱,并且使自己从宫廷职务的束缚中解脱出来。在他最大的支持者 — 约瑟夫二世去世后,他将自己歌剧的受众群转向平民阶级并且谱出了他最成功的一部歌剧《魔笛》。表演的场地也不再是城堡剧院,而是受群众欢迎的露天剧院(如今的维也纳的话剧院),那时候这个舞台是在城郊。

歌剧中的情节像童话里一样,而且在歌剧运用了很多象征和典故,这些情节都能很好地把启蒙运动和共济会运动的思想传达给观众们。借此,莫扎特又一次证明了他刚正不阿的精神,因为共济会的剧院包厢早就已经在国家警察的监视之下了。

1791年夏天收到一份谱写安魂曲的委托,引发了后来人们对他死亡的各种猜测。安魂曲的委托人是某一位瓦尔泽格伯爵,他想对外界宣称这是他自己谱写的曲子。莫扎特那时候身体状况一日不如一日,只能谱出这首安魂曲的框架。

11月末莫扎特生病了,并于1791年12月5日凌晨一点去世于他在豪恩施泰格大街的最后一个房子里。

莫扎特被安葬在普通的公墓里,既不是因为他所谓的贫穷,也不是因为康斯坦策的无情。倒不如说,这种葬礼风格是在效仿约瑟夫二世,并且在当时,这是一种很普遍的做法。后来人们在圣马克思墓地为他设立了一座纪念碑。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