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霍夫堡宫和维也纳音乐厅

维也纳霍夫堡宫的历史

维也纳霍夫堡宫是之前的皇家居所。
霍夫堡宫的建筑群是在13世纪至19世纪之间建造的。前前后后600年的修建过程对这座建筑的外表形态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从不同的建筑部分,我们可以分辨出很多建筑风格,像是哥德式建筑、文艺复兴时期建筑、巴洛克风格建筑以及繁荣时期的古典式建筑风格。
直到1918年,霍夫堡宫都是哈布斯堡王朝的主要住所。
几乎每一个摄政王都会加建、改造或者为了自己和他的家庭进行新的布置和调整。

霍夫堡宫 – 宴会大厅

穿过前厅人们就来到了宴会大厅。宴会大厅的修建工作始于1908年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皇帝在位时,直至1923年才全面竣工。

画家施拉姆 (Schramm) 令人印象深刻的天花板壁画彰显着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的座右铭 ——“Viribus Unitis”(利用联合的力量)和奥地利皇权的力量。

这幅壁画的中心图像是奥地利,宗教、正义、勇气、科学、艺术和农业的寓言性描绘围绕在周围。

15个弦月窗代表着哈尔斯堡王朝重要的统治者们。

除此之外在由画家斯托弗 (Stauffer) 所构建的八角形区域中,我们可以看到包括将军卡尔五世·罗林根 (Feldherr Karl v. Lothringen)、波兰国王约翰·索比斯基 (Johann Sobieski)、陆军元帅欧根·冯·撒韦因王子 (Feldmarschall Prinz Eugen von Savoyen)、州总理考尼亲王 (Staatskanzler Fürst Kaunitz) 和梅特涅亲王 (Fürst Metternich) 的画像。

Wiener Hofburg - Eingang Michaeler Platz
Wiener Hofburg Orchester klassische Konzerte Wien

霍夫堡宫 – 典礼大厅

通过侧边的回廊,人们可以从宴会大厅到达典礼大厅。典礼大厅是从1802年至1806年在弗兰茨一世皇帝的统治下,由宫廷建筑师路德维希·蒙特伊尔 (Ludwig Montoyer) 按照新古典主义风格建造的。
华丽的花格平顶由24根人造大理石圆柱支撑着,这些大理石是那个年代最时髦的“灰泥之境”。

在1810年拿破仑一世在位的时候,典礼大厅就被他用于向女大公玛丽·路易莎 (Marie Luise) 求爱了(女大公玛丽·路易莎是弗朗茨皇帝一世的女儿)。
直到1918年君主制的结束,这间大厅才被用作王座室。在这里弗朗茨皇帝一世册封了很多贵族为骑士。

弗朗茨·约瑟芬一世(1830-1916年)和他的夫人伊丽莎白 (Elisabeth) 于每年的濯足节在这里向12名老年人施行东方的洗脚礼。

这种仪式的举行被认为是对宗教习俗和人民的敬意,被看作摄政王夫妇亲自对民众进行的关怀。

在典礼大厅里举行宫廷音乐会和宫廷舞会。

在弗朗茨·约瑟芬一世和他的夫人伊丽莎白的领导下,像“宫廷舞会”这样的狂欢夜都在这个大厅里举行,而能参加这样狂欢夜的人,只能是宫廷人员和上层贵族。

Wiener Hofburg Orchester klassische Konzerte Wien
Wiener Hofburgorchester klassische Konzerte und klassische Musik

维也纳音乐厅的历史

人们在1890年对未来可以举办音乐节的场所进行畅想时,他们计划建造一个多种用途的建筑,并且不同于传统意味十足的金色大厅,它应该适合各个阶层的群众去聆听音乐。

第一个想法是来自于建筑师路德维希·鲍曼 (Ludwig Baumann):他的“奥林匹亚城”(Olympion) 里得有空间举办音乐会、而且得有空间给溜冰俱乐部和自行车俱乐部还要有一个可容纳4万人的露天舞台。

这个计划不幸落空了,但是他的愿望却一直留存在他的心中。1911年12月份维也纳音乐厅的动工正是由这个名叫路德维希·鲍曼的建筑师和另外两位著名的剧院建筑师费迪南德·费尔纳 (Ferdinand Fellner) 及赫尔曼·戈特利布·赫尔默 (Hermann Gottlieb Helmer) 共同进行的,并使维也纳音乐厅的三个大厅(大礼堂、莫扎特厅、舒伯特厅)可以同时进行演出但又互不影响。

从一开始,维也纳音乐厅的文化目的和艺术使命就是明确的:“成为宝贵高尚的音乐的保护之地,成为艺术的渴求之地,并且成为音乐之家和维也纳之家。” 本着这种精神,维也纳音乐厅在1913年10月19日以一场盛大的音乐会对公众开放,弗朗茨·约瑟夫一世也参加了音乐厅的开幕。理查德·施特劳斯以此为由创作了《庆典前奏曲op.61》,接着贝多芬的第九号交响曲在此奏响。此次节目的汇编 — 一部当代的作品和一部过去的杰作 — 给维也纳音乐厅树立了标杆:时至今日,维持传统和积极创新仍然是维也纳音乐厅从音乐世界中传承的基石,这两种精神也让维也纳音乐厅获得了艺术界的认可。

在战期间社会动荡和金融危机严重地改写了维也纳音乐厅的艺术形象,使得维也纳音乐厅可以在文化层面进行多种多样的供应,而正是这种多样性,从今天的角度来看,是起着决定性作用的。

除了对古典音乐持续地维护之外,20世纪20至30年代在维也纳音乐厅的演出计划表上还包括很多重要作品的首演、爵士和流行音乐会、著名文学家的朗读会、灵修讲座、表现性舞蹈活动、座谈会、国际性会议、击剑和拳击锦标赛。

在1938年至1945年间,维也纳音乐厅受到文化贫瘠的冲击。

在毁灭性的来自纳粹的独裁统治压力下,维也纳音乐厅堕落成其进行宣传和娱乐的场所,它最重要的文化内涵在很大程度上被剥夺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维也纳音乐厅在奥地利人音乐生活的复兴和更新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它迅速成为当时在奥地利举行的音乐活动的主要承办人并且成为在维也纳热门的国际爵士乐舞台。

维也纳音乐厅所承办的一系列活动为维也纳的文化生活注入了新的活力。早期的音乐、爵士乐和新的音乐从那时起就成为构成维也纳音乐厅节目的重点并且补充其艺术核心领域 —丰富古典音乐的传统性。

维也纳音乐厅的独特氛围不仅吸引了国际音乐盛会上的音乐家们,也为许多其它类型的社交活动提供了场所,例如:舞会、会议、晚宴、公司演讲和公司庆典。维也纳音乐厅为各类活动提供场地服务的历史可追溯到20世纪20年代。反而言之,维也纳音乐厅节目和供应的多样性却明确地指向未来。通过一次大规模的翻修(1998-2001年),这栋古老且历史悠久的建筑已经全面备战好,以迎接新千年 —— 3000年的到来。

Wiener Hofburg Orchester klassische Konzerte Wien Konzerthaus aussen
Wiener Hofburg Orchester klassische Konzerte Wien
X